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首页 > 服务指南 > 领事服务 > 领事动态
275小时!一次真实的撤侨行动(上)
2017/08/30
       “《战狼2》的50多亿元票房中,中国军舰得贡献了10个亿。”一名网友说。影片的一大主题是撤侨,而中国第一次动用军舰运载撤离侨民的行动,是2015年春天的也门撤侨。一名外交官曾感慨:“经历了大大小小十几趟中国在海外公民撤离行动,也门撤侨是最扬眉吐气的一次。”电影上映后,《环球人物》记者向外交部领事司提出采访要求,领事司回复:“要好好讲讲也门撤侨!”

  8月21日,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郭少春、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杨舒、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副主任陈朝阳、时任驻也门亚丁总领馆领事马冀忠等极为亲历了武装撤侨行动的外交官,共同向《环球任务》的广大读者回忆了那惊心动魄的275小时。  

 

                                                                            

                                                                                             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郭少春

 

                                                                                              一盒点心的千里征程

  2015年1月,胡塞反政府武装控制了也门首都萨那,也门总统哈迪被软禁在萨那总统府。两个月后,沙特联合了十多个阿拉伯国家,对萨那的胡塞武装实施了突袭,也门战事升级,每一名在也门的中国公民都面临生命危险。

  时任中国驻也门大使馆经商处参赞胡要武清楚地记得,那是3月26日,当地时间凌晨2:00(以下无注明,均为也门时间)过后,沙特联军空袭也门首都萨那,无数的炮弹似乎就在头顶爆炸,整个房间在爆炸声中震颤。“使馆馆员马上撤入使馆地下室。但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和主要馆领导,没有并没有撤到地下。因为他们首先想到了我们在也门还有600多名同胞,他们的安危如何,有无中国公民伤亡。加上地下室的通信条件受限,他们冒着一定的危险,在地上完成应急任务之后才撤到地下室。”在地下室,使馆工作人员召开会议并做出决定:必须尽快撤离也门的中国公民。

  3月26日8:30,田琦向北京外交部汇报:也门首都萨那遭到突袭,中国公民目前处于安全状态。

  3月26日13:00(北京时间18:00),正在河北邯郸老家休假的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工作人员宁亚龙,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让他回京加入撤侨小组。当时,宁亚龙的女朋友带着在北京买的稻香村点心,回邯郸见父母。“那是第一次见家长,家里每个人都很兴奋。”宁亚龙说。接到任务时,邯郸天色已黑。父母把点心又塞给宁亚龙,让他带回北京,分给加班同事吃。

  3月26日16:30,田琦再次向北京汇报:沙特已经宣布也门全境为禁飞区。“当时我们提出分批撤离。”田琦说。外交部立即做出回应:尽快高效撤离中国公民。正在海南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外交部长王毅说:“我们牵挂着每一个人,我们实际上已经开始了行动,他们很快都会踏上归途。”

  3月26日22:00(北京时间3月27日03:00),宁亚龙冒雨开车离开邯郸,直奔外交部。“进入大门时,天刚刚亮。我到办公室一看,所有人都在热火朝天地工作。”郭少春记得,当夜工作人员三班倒,24小时连轴转。”宁亚龙的点心派上了用场,许多整夜没吃东西的同事囫囵吃了两口。

  3月27日9:00(北京时间14:00),时任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黄屏主持召开部际协调会,商讨撤侨方案,交通运输部、军方等参加。外交部领事保护中心常务副主任杨舒说:“可选方案并不多,也门的机场已经关闭,陆路交通也很不方便,刚好在亚丁湾有中国的护航军舰。各单位一碰头,很快形成共识:动用执行力强的军舰撤侨。这个建议最后提交给习近平主席,并得到他的批准。比起2011年的利比亚撤侨,这次决策很快,为后续撤离赢得了很多时间。”

  最后确定的撤离时间为3月30日,在西部的荷台达港和南部的亚丁港同步撤离,先到也门对岸的港口吉布提,再转程回国。荷台达港主要对接从首都萨那赶来的侨民,亚丁港主要对接90公里外中国援建水泥厂的员工。方案确定后,大使馆和亚丁总领馆的外交官们开始和在也门的中国公民及所在单位取得联系。  

                                                               

 

卫生间里度过结婚纪念日

  3月27日15:00,中国驻亚丁总领馆领事、临时负责人马冀忠刚刚吃完午饭,准备靠在沙发上稍事休息,突然听到硬物撞击窗户护栏的声音。“不会是子弹吧!”马冀忠心想。

  直到第二天早晨,趁着交火间隙,领馆雇员在领馆院内发现了一些子弹头和炮弹片,证实了马冀忠的猜测。领馆有的窗户的防护铁板被流弹击穿,弹头散落在楼梯上。当天,马冀忠获悉,与中国领馆在同一区域的俄罗斯驻亚丁总领馆馆舍在人员撤离后被洗劫一空。他和总领馆经商室负责人胡海商定,水泥厂员工于中午时分乘车撤离水泥厂,向亚丁集结。但途经公路被当地部落武装封锁。后经多方协调,车队才得以启程。

  这天中午13:30,马冀忠刚坐下来准备吃饭,突然听到几声巨响,继而整座楼都开始晃动。后来得知,是老百姓哄抢军火库引发了爆炸,而这座军火库距总领馆仅有1公里。亚丁的形势,如同坐在一个火药桶上。

  爆炸声通过电话线传到了北京郭少春等人的耳朵里。“亚丁当时的外交官非常少,和国内联络以及和当地协调主要是马冀忠和胡海完成,他们手中电话被国内指令和求助电话打爆。这天,我们正在电话里和马冀忠谈撤离事宜,我们开着免提,突然听到轰的一声。紧接着,那边就是一片寂静。我们呼吸都停住了,马上联想到他是不是遭遇了不幸。过了大概十几秒,那边又传来他的声音:‘非常不好意思,在刚刚离我非常近的地方落了一颗炸弹,把我电话都震到地上了,我们接着说吧。’”大家这才松了口气。马冀忠请示,鉴于亚丁的安全状况十分糟糕,撤离计划应提前1天实施,获得同意。

  3月28日18:00,水泥厂的撤离人员到达亚丁。“平时再慢,两个小时也能到亚丁,那天走了3个小时。车上鸦雀无声。”水泥厂经理商建平说。晚上,员工住进酒店。领馆特意嘱咐大家不要开灯。

  这天夜里,为安全起见,马冀忠和随任妻子李红梅,把床垫搬进了领馆大楼一间没有临街窗户的卫生间。李红梅是不久前从国内赶来探望丈夫的。第二天,3月29日,他们在卫生间里迎来了结婚23周年纪念日,然而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庆祝。上午11:00,夫妻俩和亚丁撤离人员都到了港口,妻子等待撤回国,马冀忠则忙着和当地政府完成撤侨的协调工作。每个人心里都很焦急,但除了海浪的声音,港口一片宁静。

  3月29日13:46,中国海军临沂舰靠泊亚丁港。看见军舰驶入,安静的码头顿时沸腾了。工人们没有想到,来接他们的竟是中国军舰!“看见军舰来接我们,心情和普通商船来接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商建平说。军舰入港后,办理离境手续、安检、登舰一气呵成,122名撤离人员只用了约40分钟,临沂舰载着他们迅速离开了战火中的也门。“我们彻底放心了,真的可以回家了!”商建平说。

  李红梅上了舰才知道,丈夫并不和他一起撤离。外交部领保中心副主任陈朝阳回忆说:“她非常憔悴,舰长见状和她聊了起来。她说:‘我丈夫没和我一起撤离,今天是我们结婚23周年纪念日。’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舰长说:‘你放心,只要祖国一声令下,我一定把你的丈夫接回来。’”

 

                                                          

                                                 2015年3月20日晨,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向准备撤离的中国公民宣讲撤离事宜

 

                                                           

2015年3月29日,中国海军临沂舰赴也门亚丁撤侨。许多人被解放军女战士和小女孩的笑容打动,鲜有人注意到她们身后拖着行李张望的女士。她是中国驻亚丁总领馆马冀忠领事的妻子,上了舰才知道,丈夫为了帮助更多同胞,不能和自己一起撤离。

                                                                                                                                                                (转自中国领事服务网)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