Русский язык
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08年7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举行例行记者会
2008/07/15
  2008年7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举行例行记者会,就北京奥运会、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华、达尔富尔问题等回答了记者提问。   刘建超:大家下午好。首先我发布三条消息:   应外交部长杨洁篪邀请,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维克多罗维奇•拉夫罗夫将于7月21日至22日正式访华。双方将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中国参与联合国/非盟苏丹达尔富尔“混合行动”维和工兵分队后续部队共172人将于7月16日从河南郑州启程赴达区。至此,中国派往达区的315名人员将全部部署到位。我们愿与国际社会一道,为尽快实现达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继续做出自己的贡献。   应俄方邀请,中国四川等地震灾区中小学生共1000人将于7月17日至8月5日期间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图阿伯谢市、鄂木斯克州、新西伯利亚州、克麦罗沃州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等地疗养。这是俄方邀请的1570名中小学生的第一批,第二批将于明年赴俄疗养。   邀请中国地震灾区中小学生赴俄疗养是俄总统梅德韦杰夫的倡议,是中俄两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体现了俄罗斯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显示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高水平和特殊性。相信这一重要举措必将进一步增进中俄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传统友谊,促进中俄世代友好,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发展进一步奠定良好的基础。   现在我愿意回答大家的提问。   问:你能否告诉我们有多少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北京奥运会?津巴布韦、朝鲜、苏丹和伊朗等国领导人是否也会出席?   答:目前我还没有最终的确切数字,但据我所知,将有数十个国家的元首、政府首脑和王室成员来北京参加奥运会开幕式或是观摩奥运会比赛。我们对各国领导人来华参加这一体育盛事表示欢迎,也会为他们参与北京奥运会有关活动提供便利。至于具体哪些国家的领导人将出席北京奥运会,还有待进一步确认。我们将在有关消息最终确认后对外发布。   问:据报道,马英九将于8月中旬访问中南美洲一些国家,并可能过境美国。近期台湾在“外交休兵”、“国际空间”等方面也不断提出要求。你对马英九选择此时前往中南美洲并过境美国有何反应?   答:无论台海局势发生什么变化,一个中国的原则都不能改变。中国一贯反对美方与台湾当局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我们希望美方切实履行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和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承诺,谨慎妥善地处理有关问题。   问:你对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决定起诉苏丹总统巴希尔一事持何立场?中方是否会提请安理会通过决议以延缓上述决定?   答:中国对国际刑事法院起诉苏丹领导人表示严重关切和忧虑。国际刑事法院的有关举措应该有助于维护苏丹局势的稳定和达尔富尔问题的妥善解决而不是相反。当前达尔富尔地区的形势正处在一个敏感关键的时刻,我们希望各方谨慎从事,通过协商解决分歧,避免给达尔富尔问题的解决增加新的复杂因素,干扰甚至损害各方合作的气氛。中方在联合国安理会内部同有关各方就相关问题进行了磋商,希望各方能在这一问题上达成共识。   问:据报道,苏丹驻联合国大使威胁说,如果国际刑事法院对巴希尔总统提出指控,苏丹可能会将联合国维和人员作为人质。据我们所知,中国维和工兵正在达尔富尔地区执行任务,中国政府也打算向达区派出更多维和人员。那么你对苏丹驻联合国大使的言论有何反应?你是否对中国维和工兵的安全感到担忧?   答:你提到的这条消息有待证实,我没有看到苏丹驻联合国大使发表这样的言论。我注意到苏丹政府近期曾表示将尽一切努力保护在苏丹包括在达尔富尔地区的维和人员和在苏丹的外国外交机构的安全,我们对苏丹方面的态度表示赞赏。我们也希望包括中国维和工兵在内的联合国和非盟维和人员在苏丹、在达尔富尔地区的安全能够得到切实保障。   问:有8名台商在马达加斯加海域发生意外,其中一名不幸罹难,据悉该台商的大陆籍配偶已向外交部提出救援请求。你能否介绍外交部采取了哪些实际的救助措施?台湾方面有人认为,大陆只是在做宣传,并没有采取实际行动。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先向你介绍有关情况。7月11日,一共有8名台湾同胞和1名大陆人员在马达加斯加海域遇险失踪。中国政府和领导人对此高度重视,外交部立即指示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馆采取一切措施、尽一切可能对有关人员进行营救。中国驻塔马塔夫领事馆也展开全面营救。中国驻马达加斯加大使亲自向马有关部门和官员进行紧急交涉。马方也高度重视中方的交涉和关切,立即派出搜救船只,联络宪兵沿海岸线进行搜索,并指派专人到现场实施救援。马交通部长也已抵达事发地点附近岛屿指挥搜救工作。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馆也联络当地有关部门,在附近海域进行搜救。有关搜救工作正在全面展开,目前已经找到两名遇难同胞的遗体,我们还在继续努力寻找其他人员,同时也会协助有关同胞的家属处理好善后事宜。至于你提到台湾方面有人指责我们采取措施不力甚至只是在做宣传,这是一种非常不公正,也是政治意图非常明显的指责,我们对此不能接受。   问:目前中国政府采取了许多奥运安保措施,那么哪些场所是需要重点保护的?是交通要塞还是购物中心?此外,为确保奥运期间的安全,中方增加了多少警力?   答:奥运会是全世界的盛事,中国政府、北京市有关方面、奥组委安保部门等都在为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和安全举办做出重要努力。我们希望通过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为参与奥运会的各国人民、各国运动员提供一个欢乐的、祥和的时刻。我想中国有关部门在安保方面采取一些措施,加强有关工作是非常重要的,也得到了与会有关各方的赞许和支持。安全是一切活动成功的基本保证,我们希望北京奥运会是一次平安的奥运会,一次欢乐的奥运会。   问:中国一直敦促苏丹政府对国际社会在达尔富尔地区部署维和部队采取灵活态度,国际刑事法院起诉巴希尔的举措是否损害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努力?国际刑事法院的这一决定是否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   答:中方高度关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正如你所说,中方为有关问题的解决作出了积极努力。   我们对国际刑事法院的举措表示严重关切和担忧,希望有关举措应该有助于维护苏丹局势的稳定和达尔富尔问题的妥善解决,而不是相反。在这个问题上,各国有不同的看法。我们希望国际社会应努力推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的局势朝着和平、稳定和发展的方向迈进。   追问:你是否认为国际刑事法院的举措会影响到中方的努力?如果巴希尔总统参加奥运会的话,中方是否将保证他的安全?   第一个问题,我希望国际社会为促进达尔富尔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的努力不会受到不必要的干扰。   第二个问题,苏丹是一个主权国家,巴希尔先生是苏丹总统。关于他是否出席北京奥运会或开幕式,我还不得而知。但是中方将保证各国领导人在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观摩北京奥运会期间的安全。   问:中日两国今天在北京的人权对话的议题是什么?有什么成果?另外,中国在奥运会期间不允许麻风病人入境,受到一些舆论批评,你对此有何回应?   答:第一个问题,根据两国领导人达成的共识和两国外交部门的具体安排,中日人权对话今天在北京进行。双方将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就有关人权问题进行对话,我希望这一对话有助于双方加强在这一领域的理解,缩小分歧。   第二个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问题,对于麻风病的治愈者及麻风病患者家属入境,中国并没有限制。中国有关法律规定患有麻风病和有关传染病的外国人不准入境,这是为了保护中国公民以及在中国的外国公民的健康和安全,国际上很多国家都有这个惯例。中国支持《撤销对麻风病患者和麻风病治愈者及其家属的歧视》决议案,今后将继续研究相关措施。   问:对于奥运安保,中方认为最大的威胁来自于国内还是国外?   答:奥运会作为国际性的体育盛会,它面临的安全威胁更加复杂,来源更多样化。中国自身就是一些恐怖势力袭击的目标,有诸多证据证明这一点。对于奥运会这一国际盛事,应该采取有效措施保证奥运会的安全,防范来自各方面可能的威胁因素。   问: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华期间,除杨外长外还有哪些中方领导人将与他会面?中俄双方是否会讨论俄方向中方移交边界两个岛屿的问题?   答:拉夫罗夫外长访华期间除了同杨洁篪外长举行会谈外,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还要同拉夫罗夫外长会见。双方也会讨论两国边界遗留的一些问题,我相信这次访问将会对推动中俄关系的发展,加强双方战略互信起到重要作用。   问:根据北京旅游部门公布的数据,北京酒店在奥运会期间的预订率并不高,这是否和中国收紧了签证政策有关?   答:我对有关数据还不掌握。任何事情的产生其原因都是多方面的,仅仅把这归结于安全措施并不全面。具体原因,还是请你向有关旅游部门了解。   问:据美国媒体报道,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中方将强制遣返逃离朝鲜的人员,一些美国议员致函中国领导人,称中国政府应该解决这一问题,请问中方对此持何立场?   答:这个问题由来已久,有些国家、有些组织对该问题表示关注,我们也多次重申中方在该问题上的立场。实际上中国是朝鲜非法入境人员问题的受害者,在这个问题上中方历来是根据中国的国内法、国际法,并出于人道主义的角度处理和解决有关问题。我认为迄今为止中方坚持的原则和采取的相关措施取得了良好效果,也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在这个问题上持公正立场,正确看待中方为解决这一问题所作出的重要努力。   问:鉴于苏丹总统巴希尔受到国际刑事法院指控,中方是否会坚持对苏丹政策并继续与苏丹政府密切合作?   答:中国和苏丹保持着正常的国与国关系,两国友好合作着眼于两国人民的福祉,着眼于两国的发展。中苏合作有助于苏丹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助于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和平、稳定和发展。中国为解决达尔富尔问题做出了自己应有的努力,包括积极参与联合国和非盟混合维和行动,派出315名工兵执行任务。我想这些重要举措都证明中方为解决达尔富尔问题,为苏丹人民的福祉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我们认为这样的政策是正确的,我们也将继续坚持这一政策。   问:有三个问题。第一,据BBC报道,中方违反联合国武器禁运决议向苏丹政府出售武器装备,并帮助他们训练飞行员,你对此有何评论?第二,据报道,有两名维吾尔族人在新疆被处决,请证实并评论。第三,美国总统布什说他尊敬达赖并且尊重维族人寻求宗教自由的勇气,中国对此持何立场?   答: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也看到了BBC有关报道,我想在这里重申的是,中国政府对军品出口一向采取负责任的态度,依据中国承担的国际义务和本国的法律法规对军品出口进行严格管理,不向受联合国安理会实施武器禁运的国家和地区出售武器。在这个问题上BBC的指责是不公道,也是不正确的。中国没有违背任何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相反,中国积极致力于推动苏丹达尔富尔问题的解决,始终认真遵守安理会关于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实施武器禁运的决议。凡是有国际法常识的人都能看出BBC这样报道的真实政治意图。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不了解有关消息来源和具体情况,所以没法评论。但是我要强调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要依法行政,依法处理相关案件。   关于第三个问题,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依法保护包括宗教信仰自由在内的公民基本权利。美方了解中方在涉及西藏及达赖问题上的有关立场。中国法律保障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但是中国的法律也不允许任何分裂祖国、破坏中国稳定的违法行为发生,不能因为某个人信教就有权利违反中国的法律,任何人在中国任何地方违反中国的法律都会受到法律制裁,我们希望有关国家停止干涉中国内政。   问:你刚才说中方对苏丹的政策是正确的,中方会继续坚持这一政策,我想确定你是否指与苏丹保持正常关系的政策?   答:我想在两个方面回答你的问题。第一,中国是一个主权国家,苏丹也是一个主权国家,中国与苏丹有着正常的国与国关系,有着正常的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这种合作和正常关系,对双方都是有利的,也有利于苏丹实现国内和平稳定。   第二,中国同国际社会一样,对苏丹达尔富尔地区和平、稳定、发展问题表示关注,在这个问题上中方并不是袖手旁观,而是为推动苏丹达尔富尔地区问题的解决作出了自己应有的努力。我们认为迄今中方的努力是有成效的,这样的政策是正确的,中方将予以坚持。   问:你总是说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那如果中国公民在奥运期间想游行示威表达其对政府政策的反对意见,是否有允许他们表达意见的机制?如果没有,为什么?   答:你在中国已经常驻多年,对中国有关法律也是熟悉的。中国有关于游行示威方面的法律规定,我们希望有关法律规定得到遵循,同时中国宪法保证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也好,游行也好,都有既定法律框架来予以规范。   问:本月24日将在新加坡举行东盟地区论坛(ARF),武大伟副部长届时是否会出席论坛?是否会在论坛期间举行六方会谈外长会?   答:正如你所知,东盟地区论坛将在新加坡举行。ARF机制已经建立15年了,中方高度重视这次会议,正在积极考虑派高级外交官员参加会议。我没有听说武大伟副部长要出席此次ARF会议。具体消息我在进一步核实后再通知大家。   在刚刚结束的六方团长会上,各方就举行六方外长会原则上达成了共识。至于何时何地举行,还有待各方通过外交渠道进行磋商确认。   问:伊朗国防部副部长称,伊朗日前试射导弹强化了伊朗在核问题上的谈判立场。中方对这一言论有何评论?伊试射导弹对伊核问题谈判有何影响?   答:伊朗即将同欧盟方面再次接触。欧盟方面提出了复谈的一揽子方案,伊朗方面也提出了他们的一些考虑和建议。我们希望双方能够在这一问题上寻求更多共识,通过磋商尽早恢复谈判。中方也将继续积极参与有关进程,促使伊朗核问题在外交渠道上继续向前推进。   关于伊朗试射导弹问题,我在上个星期已经就此表明了中方的态度。目前中东局势高度敏感复杂,我们希望有关各方能够多做有助于本地区和平与稳定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问:中方是否会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或支持决议,暂停国际刑事法院(ICC)对苏丹总统巴希尔的起诉?苏丹政府表示不会与ICC合作的做法是否正确?   答:中方将同安理会有关成员继续就有关问题进行磋商。至于这样的磋商能够达成什么样的结果,我现在也不得而知。刚才我已经阐述了中方对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起诉苏丹领导人的有关立场。   关于第二个问题,苏丹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什么样的立场,我不作评论。我想强调的是,在处理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上,国际社会应该推动达尔富尔问题朝着缓和的方向发展,应该有助于苏丹局势的稳定和达尔富尔问题的妥善解决。   问:出席ARF期间,中方是否会同其他与会各方讨论西藏和新疆近期的安全局势?中方是否认为ARF是解决西藏和新疆宗教极端主义问题的一个良好平台?在解决这些问题方面,中方认为ARF的作用与上海合作组织(SCO)有什么区别?   答:东盟地区论坛是本地区国家就地区和国际安全形势交换意见和促进安全对话的非常重要的场合。中方对此高度重视,多年来积极参与ARF的有关磋商和对话进程。但这样一个场合不是也不应该成为讨论其他国家内部事务的地方。ARF多数成员也坚持相互尊重主权和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原则。   至于你问ARF和上海合作组织有什么区别,我觉得从所讨论的地区问题重点和成员组成来讲,两者有很多不同之处。上合组织是中国、俄罗斯以及中亚四国建立的区域性合作组织。它主要讨论上合组织各成员国之间安全合作、经贸合作和人文合作三大问题。这些年来,上合组织在各国领导人的推动和各种机制的作用下,有关合作取得了积极进展。我们期待上合组织今后在这三个领域能够取得更大的发展。至于ARF,中方将继续积极参与有关对话和讨论。   问:你刚才介绍说第一批地震灾区儿童将赴俄罗斯疗养。你能否告诉我们,共有多少名儿童在四川地震中遇难?   答:这个问题还是请你向中国的抗震救灾总指挥部询问。我们对一些中小学生在这场地震灾害中遇难表示沉痛哀悼。邀请一些灾区的中小学生去俄罗斯疗养,也是为了能给这些在地震中受到冲击的中小学生带来更多的慰藉。   问:我们完全理解中方对奥运会安全的关切。北京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然而,中方针对奥运采取的一些安保措施给我们的工作造成了许多不便,而且一些安全人员的举止十分粗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理解你的关切,我想刚才你所表达的关切不仅代表你自己,可能也代表一部分其他驻京的外国记者朋友。在这个问题上我想说的是,第一,中国政府和人民热烈欢迎世界各国的新闻媒体和记者来采访报道北京奥运会。我们也会在条件允许的条件下尽力为大家提供便利。实际上中方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建立国际新闻中心(BIMC)等。第二,考虑到当前的国际安全形势,采取必要的安全措施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可否认,有时候加强安全措施会给媒体采访带来一些不便,但这也是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协调、配合和理解,要找到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合适的契合点。外交部也会向有关部门反映大家的关切,尽可能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给予大家更多的便利。同时,我也希望记者朋友们能够尊重有关执法人员的指挥。有时候双方为了自己的工作,可能会出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够保持冷静,以相互理解的态度妥善解决可能出现的问题。   如果没有问题了,谢谢大家出席。再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